成都“最牛00后”满117岁

成都双流区的朱郑氏如果自称最牛“00后”,恐怕没人敢反对,因为她生于1900年,如今满大街的“00后”比她晚生了100年,最起码得叫她祖宗。昨天,她的百位直系子孙为她庆祝农历117岁大寿。

“祝你生日快乐!”昨日上午12点,成都双流区云华村9组的一处院子里,传来了众人齐唱《生日快乐》的歌声,门外的灶台火力全开,饭菜已经叠放了一整桌,院内院外,一共摆放了14桌,坐得满满当当。这些都是成都最长寿老人朱郑氏的直系亲属,“其他亲戚还没来,来了肯定坐不下。”117岁老人朱郑氏孙女朱代芳介绍说,很多朋友也想来,我们都劝说他们后面分批次来看望老人家。

门前两块池塘,四周绿树环绕,一条水泥路直通位于成都双流区朱郑氏的家。院内一棵桂花树含苞欲放,柚子树已经结了果,阳光可以直通屋檐底下,朱郑氏喜欢搬来一把竹椅,靠着墙边坐下,看屋外蓝天白云,听屋后飞机降落。

精神抖擞、耳聪目明、口齿清楚、对答如流,即使已经超百岁,成都双流区的朱郑氏依然能够和年轻人一起聊天,聊到兴起时,哈哈大笑。

见到记者拍照,她马上坐正,认真地看着镜头,呵呵笑着说:“老是有人来拍我,我喜欢的很。每次都来看我,热闹的很。”拍完以后,她主动回到小屋,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布兜,里面一个笔记本夹着存折还有身份证,身份证显示她出生于1900年8月2日。她的孙媳妇介绍说,这个日期实际上是农历八月初二,她那辈的人根本不记阳历,户口一直就上了8月2日。

她的儿孙说,这一片叫“朱家院子”,以前住在一起的全是朱姓,族谱显示他们是清朝湖广填四川的一支,是从广东移民来的客家人。和当时的女孩儿一样,朱郑氏也被家里人要求裹脚,“后来把脚弄痛了,我就哭,不肯裹。”朱郑氏抬起自己的双脚,“还是大脚好。”下田种地,她不输身边人;回到家,她织草鞋,挑到集市上卖了钱换布。儿女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现在我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朱郑氏告诉记者,她共有5个儿女,目前和二儿子朱维成一家住在一起。采访中,她87岁的二儿子朱维成从外面赶集回来,搬个椅子和妈妈坐在一起,卷上一支叶子烟。“哟,还去把头发剪了哇?”老人看着儿子的光头造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如今朱郑氏的直系子孙后代已超过百人,职业有教师、士兵、护士、个体户等,主要居住在成都双流区。如今,已经去世了的大儿子的大女儿朱香珍,育有她家第四代一儿一女。第四代女的儿子是胡军。目前,24岁、第五代胡军的妻子已经怀孕5个多月,这个小孩的出生,将是朱郑氏的第六代直系子孙,她将迎来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六世同堂。

73岁的幺儿媳妇陈玉华说,今天,老人的子孙们都回到朱家院子,摆一次丰盛热闹的九大碗为她庆祝117岁大寿。家里之前初步计算了一下,把儿孙辈加在一起有90多人。村里人开玩笑地说,这么一大家子人,加在一起都快赶上一个连的人数了。

为什么朱郑氏如此长寿?老人的儿孙们认为他们这一家有长寿基因,老人健在的4个儿女都年过八旬,个个身体很好。孙媳妇黄群英认为,奶奶饮食清淡,生活规律,而且脾气好,不计较大小得失,这是她的长寿秘籍。

在时代变迁的洪流中,朱郑氏“很‘稳得起’,啥子都不放在心上。”朱郑氏的孙女朱代芳今年已经62岁,一直到初中她都和奶奶住在一起。奶奶给她的印象就是心态很好,遇事处变不惊。没有念过书,也不识字,但她喜欢看电视,看到里面唱歌跳舞,老人总会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2015年的时候,老人因为摔了一跤,住进了医院。在朱代芳记忆中,这算是老人为数不多的住院经历。朱代芳说,老人平时都不怎么感冒,104岁的时候到县里医院体检,医生都很惊奇,老人的身体和年轻人差不多,没什么毛病。

朱郑氏的二儿子朱维成说,母亲虽年事已高,但前两年还能坚持每天割猪草,打扫院坝,每天吃了早饭出去转圈。自从摔跤之后,割猪草扫地的活不能做了,但靠着一张支撑椅,还能每天早上在家附近转圈。

老人爱干净,她的身份证要和社保卡叠放在一起,整整齐齐。每天晚上她都要打水洗一遍身子才睡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就算冬天也保持这个习惯。她早上6点醒来,七八点才起床。以前她都要到房前屋后转一圈。周围7户人家,都是她的晚辈,串门到了谁家院门口,看到院坝里有垃圾,她还要帮忙打扫。

朱郑氏每天吃饭和作息都很规律,不抽烟、不喝酒。幺儿朱维阳的儿子朱军说,奶奶饮食比较清淡。吃不惯带有腥味的鱼,就喜欢吃点红薯稀饭;再来点煮得烂熟的肉,蘸着酱料非常可口。老人吃饭从来离不开汤。正餐过后,平时还喜欢喝点酸奶,这算是她最喜欢的饮料。 (据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

长命百岁是人类的美好愿望。在现实生活中,百岁人瑞(年纪在100岁以上的人)仍然只占极少数。那么随着医学进步和科技发展,人类寿命是会不断延长,还是存在一个天然极限?

目前有记录的世界最长寿的人是法国老太太让娜·卡尔芒,她已于1997年逝世,终年122岁。最新一期英国《自然》杂志刊登的一项全球人口统计学分析结果称,人类的寿命存在一个天然极限——均值约为115岁。卡尔芒这样的人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异常值”,从概率来看,想要比卡尔芒还长寿,这种概率是极低的。

自19世纪以来,人类的预期寿命一直在稳步上升。偶尔还会有像卡尔芒这样的“超级人瑞(年纪达到110岁以上)”见诸报端。科学家还借助基因技术或者饮食控制手段,成功使一些实验动物的寿命大大延长。这些都让一些科学家倾向于推断认为,人类寿命可能没有上限。

为了调查人类寿命到底有没有天然极限,美国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遗传学家扬·维吉领导的研究小组对“人类死亡率数据库”进行了分析。这个数据库的数据覆盖38个国家。

研究人员推断,如果人类寿命没有上限,那么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高年龄段老年人的存活率应该不断提高。但数据分析发现,1920年,85岁老年人的存活率提升最快;到1950年前后,90岁老年人的存活率提升最快;1980年,99岁老年人的存活率提升最快;但这个数值达到99岁之后,就进入了一个“平台期”,仅在缓慢小幅提升。也就是说,1980年之后,尽管医学技术还在不断进步,99岁以上老人与疾病和衰老抗争的“胜算”没有太大改观。

研究小组随后又分析了“国际长寿数据库”的数据。结果发现,法国、日本、美国和英国这4个“超级人瑞”人数最多的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早期间,最长寿者的死亡年龄快速上升,也就是说最长寿者的存活年限不断延长。但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个数字也进入“平台期”,稳定在114.9岁左右。排在这几个国家长寿榜单第二到第五位的人,死亡年龄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另外,专门研究110岁以上长寿老人的国际研究机构“老年医学研究组织”的跟踪统计显示,“超级人瑞”们截至目前的死亡年龄峰值约为115岁。

维吉研究小组因此得出结论认为,人类的寿命存在一个天然极限,这个数值约为115岁。

英国布莱顿大学老年学专家理查德·法拉格则指出,维吉研究小组并未把未来医学进步这一影响人类寿命的重要因素考虑在内。“如果不加干涉,人类寿命当然会有极限”,但动物实验表明,通过基因技术或饮食控制,确实可以延长预期寿命。但维吉反驳说,这些手段或可延长人类平均寿命,但并无助于延长最长寿命。 (新华社)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