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戴明与日本制造的崛起

专家,他因对世界质量管理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而享誉全球。以戴明命名的《戴明品质奖》,是日本

《质量控制中的统计方法》作者沃尔特.休哈特,是戴明的老师。20世纪20年代开始研究 “统计质量控制”,提出了“计划-执行-检查(Plan-Do-See)”的概念,戴明将休哈特的PDS循环进一步发展成为:计划-执行-检查-处理(Plan-Do-Study-Act)。

更重要的突破,是戴明将改进过程变成了一个PDCA循环,由此成为精益等很多管理思维的底层逻辑。

与沃尔特.休哈特合作后,戴明作为数学和物理学的专业人士进入美国农业部,1939年又被任命为国家人口普查局的首席数学家和抽样顾问,从事统计人口等社会调查工作,1942年开始在二战疯狂的军火制造洪流中,将统计质量控制原理引入到工业管理。他改变了传统分析方法,节省了大量资金,戴明的国际声誉由此建立、逐渐提高。正是源于这项工作,他与日本开始有了交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杜鲁门总统任命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为驻日盟军总司令,对日本实施军事占领和战后经济恢复,麦克阿瑟将军成为了二战后日本工业秩序的缔造者。出乎意料的是,在日本重建的支援团队中,他居然还派出了质量团队,已经40多岁的戴明,就是成员之一,这个精通统计学和质量管理的哈佛博士,实际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他被派到日本,只是去准备战后日本全国人口普查的工作。

1946年日本成立了科学家与工程师联盟JUSE(后来更名为“日本科学技术连盟”),与戴明建立联系并力邀其为日本人讲述统计方法。戴明的质量课程,连续8天,日本当时的制造商一把手纷纷前往听课,根据8天课程整理而成的《戴明博士论质量的统计控制》手抄本也在到处传播。由此,美国的质量理论,是以零抵抗、全吸收的方式,完全注射到日本新一代管理者的血液之中。质量思维,成功地在日本制造商领导者的脑海中扎根。当戴明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质量是一把手工程”“质量是董事长的职责”,年轻的日本管理层迅速地吸收,进而成为日本制造崛起的源动力。

另一位美国质量巨擘朱兰,也来到了日本。在戴明强调的工厂现场之外,朱兰向日本产业界呈现了管理者的一面,成功地补充了戴明的短板。二人的合作,让质量在工厂得以上下贯通,管理者与工人的沟通毫无障碍。

戴明和朱兰传教士般的热情,带动了日本国内的一个质量传教士,那就是石川馨。他以“鱼骨图”分析质量缺陷而知名,是日本“质量圈”的发起者,也是1955—1960年日本“全面质量控制”运动中的领军人物。这种持续的质量运动,使得日本陈旧的质量思想得到了迭代。

随着戴明的名气和名声越来越大,日本科学技术连盟(JUSE)的领导人小柳宽一邀请他开班授课,传授质量理念和实现改进的方法。戴明不仅为工程师和科学家授课,还为日本主要制造组织的高管提供培训。在一次会议上,到场听课的21位企业家控制了日本经济界80%资本,其中一位与会者就是索尼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森田昭夫。戴明教导他们将自己的组织视为系统,各部门相互依存应加强合作。

戴明向高管们展示客户是最重要的,发展长期关系至关重要。与供应商建立关系也是其中关键,因为离开了他们,组织就无法实现自己的经营目标。

从1947年开始,戴明在日本10年前后培训了将近2万中高层管理者。加上后来的朱兰,质量管理运动,在日本制造界得到了广泛彻底的发展。

就这样,军事家麦克阿瑟和统计质量控制专家戴明,成为了日本质量管理和日本制造的缔造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