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阿森纳:北伦敦双雄的故事 英超风云⑬

本赛季的欧联决赛(切尔西vs阿森纳)与欧冠决赛(利物浦vs热刺),均成为了英超内战。然而,这当中还暗藏着一对儿彼此都不愿意看到对方夺冠的老冤家,那就是北伦敦双雄——阿森纳与托特纳姆热刺。

英格兰足球有五花八门的德比故事,或有趣或奇葩或温情或血腥。而其中有一项德比,既涉及历史地理,又兼具世界难解之谜和后宫狗血剧情,这就是北伦敦德比。

今天的《英超风云》⑬,就让我们走进北伦敦,了解阿森纳和热刺这对百年老冤家的相爱相杀。

(注:本文首发于2016年8月,原作者所引用资料均为2016年乃至更早的统计数据。为最大程度保留原文风貌,编者仅根据最新资料对原出了部分的修改和补充。敬请理解。)

故事的开始,其实阿森纳和热刺并没有交集,因为这二位在建队之初并不是邻居,而是“我住伦敦南,君住伦敦北”。

热刺成立于1882年,他们最初在北伦敦的哈林盖区附近,用一个公众足球场做主场。1899年,热刺把主场迁到了条件更好、容纳人数更多的白鹿巷球场,自此成为了北伦敦一爸。那时的北伦敦一妈则是克莱普顿(莱顿东方的前身),和阿森纳并没什么关系。

坐标伦敦东南的伍尔维奇地区,这里当时甚至不在伦敦范围而是属于肯特郡。当地的戴尔广场有一家名叫“皇家阿森纳”的兵工厂,他们的工人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干着一份血气方刚的工作。为了消耗掉闲暇时段溢出的荷尔蒙,小伙伴们决定成立一支足球队。按照外国人民喜欢用所在地命名的惯例,这支球队最初被称为“戴尔广场队”。

仅仅过了俩月,球员们就觉得这名不够霸气,索性就让球队从了自家工厂,改名为“皇家阿森纳”。

1887年11月19日,也就是阿森纳建队仅仅一年后,他们决定去伦敦另一边和热刺搞一场友谊赛。对于这场当时还不能称为“北伦敦德比”的比赛,《预言家周报》是这样记载的:

“托特纳姆热刺主场对阵皇家阿森纳,热刺开场立刻发起猛攻,但是阿森纳却在上半场10分钟幸运的攻入一球,最终热刺连扳两球以2-1取胜。”

然而,这场比赛实际上并没有打满全场。因为在比赛第75分钟热刺主场的灯光诡异的熄灭,所以比赛只能草草收场。而当时的阿森纳球迷都认为,热刺是在比分领先的情况下故意拉的灯。

三个月后,两队又在阿森纳的主场重新赛了一场,那场比赛灯火通明,阿森纳6-2大胜,热刺被踢伤了三人……就这样,两支球队在历史上首个主客场循环赛中就结满了梁子,真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过,当时的阿森纳毕竟在伦敦东南,如果他们至今还在初始点驻扎着的话,和热刺也无非就是个点赞之交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可惜,历史没能按照相亲相爱的套路走下去。

其实,阿森纳最初并不想搬家,他们的创始人是兵工厂的工人,球迷也都集中在伍尔维奇地区,哪能说走就走。但现实的情况是伍尔维奇地区距离伦敦市中心太远,又是个著名贫民窟,他们的主场曼诺运动场条件恶劣,最初连个看台也没有。这样的硬件设施既吸引不到观众也拉不到赞助,球迷层次也不高,一个比一个穷。

到了1910年,阿森纳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成绩也处在降级边缘。这时,一位俱乐部未来的传奇主席从天而降,他的名字叫亨利-诺里斯。

入主阿森纳时,亨利-诺里斯还有其他三个身份:商人、保守党议员和富勒姆俱乐部主席。之所以看上阿森纳,是因为富勒姆队当时还混迹在乙级联赛,于是诺里斯就想把这两支球队合并,打造出一支能拿冠军的超级战舰。但是,这个想法提交到联赛管理委员会就遭到了否决,否决原因是:“这两家俱乐部的球迷都不乐意。”

虽然出师不利,但诺里斯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脑洞。他想出的第二个点子是:让阿森纳和富勒姆两支球队共用富勒姆的主场——克拉文农场。因为克拉文农场更加靠近伦敦市中心,能帮助阿森纳吸引到更多观众。

然而,1912-1913赛季阿森纳不幸降到了乙级,在当时两家乙级俱乐部共用一个主场并没有先例,所以这个想法又被联赛管理委员会给否决了,否决理由是:“别闹了……”

方案再次被枪毙,诺里斯仍然不死心,很快又开了第三个脑洞:既然和富勒姆合并或者共用主场都不行,那就干脆让阿森纳自己搬出来。

这时北伦敦的圣约翰堂神学院正好变卖校产,校产中包括一个位于海布里地区的体育场。那里人口密集而且靠近地铁和火车站,能够满足阿森纳的各项需要。于是诺里斯迅速向神学院出价,双方最终签订了21年的租借合同。

B.阿森纳不销售烈性酒精饮料,因为校方不希望自己学校这些未来的神父堕落。

这回轮到热刺不乐意了。因为他们刚刚在1909年花五万英镑重建了白鹿巷球场的西看台,正准备独霸北伦敦市场。而圣约翰堂神学院的体育场距离白鹿巷球场仅有3英里多一点(不到6公里),并且离市中心和交通线更近,所以一旦阿森纳北迁成功,热刺的球迷数、关注度、赚钱指数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于是,热刺和同在北伦敦的莱顿东方,以及相隔不远的切尔西,都对阿森纳的迁都计划表示了强烈反对。不过,这回诺里斯学乖了。他并没有马上将新方案呈上去审批,而是先办了两件事。

其一,他在海布里地区拉起一杆招商引资的大旗,以“阿森纳会吸引更多关注,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为幌子,让海布里周边的群众十分欢迎这支俱乐部的到来。

其二,向联赛管理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声称北伦敦的人口超过了30万,占到整个伦敦人口的一半。这种市场规模,完全容得下两家俱乐部。同时,报告指出阿森纳设在伍尔维奇的主场萎靡不振,每场比赛观赛人数从7000人下降不到3000人,得出了伍尔维奇的球迷并不在乎我们的结论。

就这样,当诺里斯把这份有愿景有未来有数据有说服力的“搬迁.ppt”摆在联赛管理委员会面前时,委员会的官员们发现他们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了。印章一盖,“按照规则和惯例我们无权干涉”的结论正式成立,阿森纳拿到了通往北伦敦的通行证,以不合理的方式合法的入侵了热刺的地盘。

1913年夏天,诺里斯投资125000英镑把圣约翰堂神学院的学校操场改造成了海布里球场,设计师是大名鼎鼎的阿奇巴德-利奇。9月6日,阿森纳在海布里球场的第一场比赛打响,对手是狐狸城的前身莱切斯特护城河队。

虽然在那几个赛季,阿森纳都在乙级晃悠,一直没能和身处顶级联赛的热刺正面交火。然而,那时的热刺还不知道,诺里斯对他们的伤害其实还有好几吨没输出呢。

1914-1915赛季,是热刺的噩梦。赛季结束时,他们排名倒数第一,降级。

那个赛季同样是切尔西的噩梦,因为他们被一场假球案拉到了倒数第二的位置,面临的也是降级的命运。

不可思议有没有!如今不共戴天的双红会对手竟然在1915年合作搞过这么一出!鉴于这事儿在北伦敦掐架史上实在太有戏剧性,所以我们再给大家插播一次。

1915年4月2日,曼联和利物浦在联赛最后一轮相遇。赛后,那场比赛的当值主裁判约翰-夏普形容说:

其一,当时的保级队曼联开场就压着强大的利物浦一顿猛揍,早早地打入第一球。

其二,赛前曼联排在联赛第18位,只比身后的切尔西高1分。已经濒临降级的曼联却在领先后表现散漫,后来他们还获得了一个点球,但队长帕特里克-奥康诺主罚的点球非常离谱,冲着角球杆就去了。

其三,在曼联打入第二球后,两队球员都开始不思进取。下半场利物浦前锋帕格纳姆的射门击中横梁,比分差点儿被改写,射门之后很多队友都朝帕格纳姆发火了。

赛后,英足总对这场比赛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假球。曼联和利物浦有很多球员都对这场球下了注,押注的就是“曼联2-0利物浦”。这场比赛的涉案球员,最终两队共有7人被禁赛。

由于参与赌球的都是球员个人而不是俱乐部授意,所以英足总并没有对曼联和利物浦进行罚分,倒霉的切尔西也因为这场假球最终排名第19和热刺携手降级。这事儿要是搁往常的年份里也就这么过去了,但那个赛季偏偏正赶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由于战争没有停的意思,所以联赛在赛季结束后暂时停办了。直到1919年,联赛才重新恢复。

为了新赛季有新气象,在恢复时联赛管理委员会出了个幺蛾子。他们接受了来自布莱克浦俱乐部的建议:从1919-1920赛季开始,将英格兰甲级联赛由20支球队扩军到22支。

刚得知联赛扩军的消息时,其实热刺是高兴的。因为按照最初的计划,除了假球的受害者切尔西不用降级之外,另一个多出来的名额将在他们和乙级联赛第3名巴恩斯利之间产生。

然而,这时的阿森纳也有了想法。原本他们在1914-1915赛季只是排名乙级联赛第5,但为海布里已经下了血本的诺里斯为了迅速弥补战争带来的停赛损失,他要阿森纳借这个机会升级!板上钉钉的升级!

于是,诺里斯利用自己的人脉,先是拉拢了其他四支乙级球队共同提案,然后通过游说得到了联赛董事长约翰-麦肯纳的同意。这位另一个身份为利物浦主席的董事长,作出了一个无比神奇的决定:乙级联赛的前两名普雷斯顿和德比郡正常升入甲级,因为假球案含冤降级的切尔西也可以留在甲级。

而剩下的一个甲级名额,将在热刺、乙级联赛3到7名球队、乙级联赛第18名诺丁汉森林(据说是因为特殊贡献)中产生。

这一下,诺里斯的机会来了。他开始多方游说拉选票,并且拉拢《竞技新闻》等报纸,不断歌颂阿森纳在整个联赛中的贡献。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的热刺也开始展开行动,他们给所有俱乐部都写了封信,说明自己为啥应该留在甲级联赛。

然而,各家俱乐部的代表们并没有被热刺感动,相反的,他们大多数都认为阿森纳对联赛有着“突出贡献。

这里有一些可以说出口的理由,比如当年有南部联赛和北部联赛,在统一的足球联赛成立以后,阿森纳是第一支带头加入的南部联赛球队,比热刺早了整整15年。还有一些没法说出口的理由,比如热刺是一支犹太人控制的球队,很多俱乐部对他们其实一直都不太待见。

而这些理由也反映在最终的投票中,直通甲级的票数统计:阿森纳18票,热刺8票,巴恩斯利5票,狼队4票,诺丁汉森林3票,伯明翰2票,赫尔城1票。

就这样,热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保级名额被乙级联赛第5名抢走了,而且这支球队还叫阿森纳……

热刺降级的消息一传出,他们的吉祥物——一只绿色鹦鹉立刻感到身体不适,没几天就告别了自己短暂的一生。鸟尚且如此愤怒,何况人呢。热刺俱乐部和球迷指责诺里斯“贿选”,但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能默默承受了这“史上最窝囊的降级”。

在本次升级后,阿森纳在之后接近百年的时间里从未降级,成为英格兰顶级联赛历史上屹立不倒时间最长的球队。但热刺的故事就不那么美妙了,他们虽然在接下来的1919-1920赛季就拿到了乙级联赛冠军并重回英甲,但在1927-1928赛季又降级了。

1927-1928赛季的保级大战异常惨烈,当时已经在查普曼的带领下成为强队的阿森纳,最后几轮较量踢的很有意思。他们在和热刺比赛时尽遣主力并且拼到抽筋,但在面对热刺的保级对手曼联和朴茨矛斯时,他们却只派了4个主力出场,然后在那两场比赛中全取0分。

于是,曼联和朴茨矛斯凭借宝贵的分数顺利保级,而热刺却再次跌入了乙级的深渊。哦对了,其实阿森纳只要在其中一场比赛中取得一分,热刺就能上岸。但是,阿森纳觉得,我为啥要拿这一分呢……

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德比来说,交战双方只是比平常的比赛更想赢而已。但对于热刺来说,他们对阿森纳是痛彻心扉的恨。

而且,在双方不断积累仇恨值的同时,两支球队的战绩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热刺再次升级之后连续5年战绩都排联赛12名以后,而阿森纳却在查普曼的带领下走上了巅峰。

除了以WM阵型引领战术潮流之外,查普曼还是足球行业很多新事物的开创者,比如球员号码、比如教练指挥区、比如整体品牌开发……

1932年10月,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阿森纳成功的搞定了伦敦交通局和地方委员会,将海布里球场边的吉莱斯皮路地铁站更名为阿森纳站。于是,阿森纳至今仍然是伦敦唯一一个用球队名字命名的地铁站,其他诸如托特纳姆、富勒姆之类的其实都是地名,与俱乐部没有直接的联系。

热刺的内心再一次崩溃:阿森纳就是一外来户,我特么才是北伦敦土生土长的啊……更让热刺内心遭到暴击的是,上面这位伟大的阿森纳教练查普曼,曾经以业余球员的身份为热刺效力了两年……

1934-1935赛季,阿森纳联赛主客场双杀热刺,两回合总比分为11-1,枪手也在赛季末实现了三连冠伟业。而热刺却在那个赛季排名垫底,再一次跌入了乙级。

自己落魄,仇人逍遥,这样的两支球队见面如果还能love&peace的话,那他们真的可以去拍玛丽苏偶像剧了。

所以,自打阿森纳迁入北伦敦之后,北伦敦德比就从RAW彻底变成了WAR,这段历史时期的比赛激烈程度不断升级。在1922年9月的一场德比中,阿森纳的布拉德肖和阿瑟赫金斯直接把两名热刺队员踢出了场外,哦对了,当时的足球规则中还没有换人这一条。

相应的,这两名肇事枪手也遭到了现场热刺球迷的一投掷型物理攻击。赛后,《星期日电讯晚报》的记者形容说:

对于热刺来说,阿森纳不仅硬生生闯入了自己的地盘,还迅速完成了对自己的全面压制……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唯一让热刺球迷欣慰的是,他们头号仇家亨利-诺里斯,最终还是栽在了“贿选”上。他在1927年因为转会中违规给球员塞好处费,被英足总勒令终生禁止参与足球俱乐部的管理,也就此告别了阿森纳的历史。1934年,诺里斯爵士去世,在他的葬礼上,牧师说了这样一句话:“死者已已,且隐恶扬善吧。”这或许是对诺里斯一生的最好总结。

热刺的第一大仇人终于挂墙上了,但和阿森纳的仇恨却永远不会消失。好了,下面让我们欣赏一下北伦敦德比百年来积攒的那些数据。

——主场最悬殊比分:热刺在1911年和1983年两度以5-0的比分上演过屠杀,阿森纳则在1934年还过一个5-1。第一回合热刺胜出。

——客场最悬殊比分:1935年阿森纳在白鹿巷踢出过堪称羞辱对方的6-0,1912年和1954年热刺则两次在海布里赢了个3-0。第二回合枪手强势扳平。

——历史累计战绩:阿森纳以105胜62平92负、进411球丢378球稍占上风,好的这下比完了。

——进球最多的比赛:2004年11月13日白鹿巷球场,阿森纳以5-4险胜热刺。进球者分别叫亨利、劳伦、维埃拉、永贝里、皮雷,以及奈贝特、迪福、莱德利-金、卡努特。没错,其中的迪福现在还活跃在职业赛场上。

——最资深北伦敦德比er:1966年到1972年效力于阿森纳的爱尔兰中卫大卫-奥莱利。奥莱利一共参加了35场北伦敦德比,退役之后他执教了利兹联,然后带出了一支青年近卫军。嗯,历史知识又串在一起了不是?

以上这些都有确切的史料记载,还有很多很多北伦敦经典案例就不一一给大家陈述了。现在,我们俩想问各位资深懂球帝一个问题:诺里斯之后,谁是热刺最恨的人?

选项A:下图这个人,2002年北伦敦德比连过数人破门然后激情滑跪,这动作现在被阿森纳塑成酋长球场外的雕像了。

选项B:下图这个人,2014年北伦敦德比里被担架抬下还用2-0的手势挑衅热刺球迷,收获了一大堆钞票、打火机和饮料,不攒人品的结果是伤停大半年还因此错过了巴西世界杯。

由于北伦敦双雄有如此多的恩怨,所以他们在历史上很少有球员跳槽到对方家。但偏偏就有这么一位:他是热刺青训球员;跳槽的时候是热刺队长;他跳槽的目的地是阿森纳;他是免费转会,一分钱都没给热刺留下……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有热刺绝对主力转会阿森纳。早在1977年,效力热刺13年的北爱尔兰国门詹宁斯就曾转会去了阿森纳。但他当时是因为被热刺董事会抛弃,心生怨气才会故意做出这样的选择。但坎贝尔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他在热刺效力了九年,热刺培养他由一个青瓜蛋子成长为队长和英格兰队主力中卫。

2000-2001赛季,26岁的坎贝尔和热刺的合约将在赛季末到期。赛季中,热刺给他拟了一份周薪8万英镑的合同,但坎贝尔一直拖着不和热刺续约。结果到了赛季末,他通过博斯曼法案自由转会到了阿森纳。

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他的行为就相当于吉格斯在巅峰期死活不跟曼联续约,然后免费转会去了利物浦……

对此,坎贝尔的解释是,他想去一支能打欧冠的球队。但当时曼联也非常想得到他,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死敌。好吧,我想只有两个理由能促使他这么做。

总之,阿森纳不花一分钱就得到了这名顶级后卫,温格由此开始逐渐打造出享誉英超的坚固后防线年世界杯连续入选英格兰国家队的历史纪录。

虽然坎贝尔在转会阿森纳的第一个赛季,就拿到了他盼望已久的英超冠军。但他第一次回到了白鹿巷时,热刺球迷为他准备了满场的咒骂标语和4万只写着“犹大”的气球。这种待遇,花样不断翻新,一直持续到坎贝尔退役。

至于歪果仁对这事儿咋看的?这么说吧,基本上只要有媒体评选十大叛徒,坎贝尔肯定第一,而菲戈基本只能屈居第二。

每年,北伦敦的球迷都会迎来一个节日,而且具体谁过着节日还不一定。当热刺的联赛排名压过阿森纳时,热刺球迷就会过“圣热刺节”,设立之初是为了纪念1991年足总杯决赛3-1击败阿森纳。

而当热刺确定无法在联赛积分榜中超越阿森纳的那一天,枪迷们则会庆祝“圣托特纳姆节”,就连退役名宿伊恩-赖特和离队前任波多尔斯基都不例外。

而在2015-2016赛季,当联赛仅剩四轮时,热刺还领先阿森纳多达8分。但到了联赛最后一轮,热刺以1-5的比分溃败于已经降级的纽卡斯尔,最后时刻积分再次被阿森纳反超。当同时开赛的阿森纳以4-0击败另一支降级球队维拉时,酋长球场的球迷高唱着“圣托特纳姆日,虽然来晚了但终究还是来了!”

是的,这节日阿森纳球迷已经连续庆祝了21年,在2016年之前,热刺上一次在联赛中力压阿森纳已经要追溯到1994-1995赛季。那个赛季,热刺在锋线上拥有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而阿森纳则因为受贿丑闻不得不解雇了他们的功勋教练格拉汉姆。兵工厂经过一年动荡之后迎来了一位名叫温格的新主帅,而格拉汉姆则在四年后跑去拿起了热刺的教鞭……直到2016-2017赛季,赛季末排名联赛第二的热刺,终于压过了第五名的阿森纳,过上了“圣热刺节”。

其实德比就是这样。在苏格兰,凯尔特人球迷为了寻找关于流浪者破产的证据,几乎都快成了法律专家;在西班牙,赢下国家德比的主帅,至少能给自己的帅位续命半年;在曼彻斯特,老特拉福德的看台上常年挂着嘲笑曼城没有奖杯的横幅;而每逢北伦敦德比,从地铁通道开始就会给双方球迷划分各自的入场线路。

虽然这些非亲兄弟已经在一起打打杀杀了上百年,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们的恩怨情仇,已经成为了足球历史的一座座丰碑。而在未来,也将有更多精彩的画面留在每一代球迷的记忆里。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